冥尘湮叶

我曾留恋那一段虚幻缱绻,我也曾铭记殷红的长天,昔我沉沦后,风烟破碎几遍,经世代变迁,江山已倦。(发点照片,偶尔码字)

贴吧上有人推荐这个歌,我便找来听了。

听到中间的时候,老妈突然来了一句,这是老歌了啊你怎么在听呢。

我说我就是觉得这段旋律好听啊。

后来老妈和朋友出去唱歌,唱了好些民歌,我就把这首歌中间录了一小段给她发过去。

她说好听。

月儿弯弯照九州,我总会想到《牡丹江》最后的“捞月亮张网补星光,给爷爷下酒喝一碗家乡。”

最后我便是从这首歌里听出这些许味道了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冥尘湮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