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尘湮叶

我曾留恋那一段虚幻缱绻,我也曾铭记殷红的长天,昔我沉沦后,风烟破碎几遍,经世代变迁,江山已倦。

【维隼】所爱(荆棘双翼扩写)

 今天刚把迟卉的《荆棘双翼》看完,感觉维尔和游隼这一对真是相爱相杀,而后又看到尾声中对“阿德露”解释,于是就放心大胆地表达我对阿德露的不喜爱,于是就写了维隼的这个cp文。

这样的书看的人挺少,书里的设定应该也不是很懂,我就不解释了233333随便乱写,随便看看。

【全文采用回忆和现在交替的呈现方式。加粗为现在时间。】

——来自摄影和写文都半吊子的湮叶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游隼(Flp)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期待过什么,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感到痛彻心扉的苦楚。他看着“维尔”巨大的身形从空中降落,前一秒还在表示愤怒的姿态瞬间变得僵直。

 “维…”他本能地想出声去喊落在自己面前的第一原型体,却看到所有的荆棘和纳米机械在褪去,“维尔”变成了一个女孩,那个他曾以为死去的聆听者。 
 
 
 

早在亚加的时候,游隼就经常对维尔(Vel)感到不满了。他没有塞尔伦(Sirn)那样的全局观,时常冲动行事,但却有着游隼不得不承认的领导能力。所以尽管不满,游隼还是愿意呆在他的身边,向他倾倒内心的苦水,维尔也一直都十分地包容他。

然后阿德露(Adl)带着希望来了,她帮他们聆听亚加的一切,教他们怎样躲过亚加人的追捕。她是丛林的引路人,他们当中所有的游击队成员都喜欢她,除了游隼。在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共同战斗的时间后,维尔对阿德露的感情变得越来越浓烈,几乎每个成员都看得出来,阿德露也是,但她从来都不表态,只是默默地站立着聆听远方的声音。

游隼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,每当他看到维尔不自觉地在阿德露身边飞舞,对着她露出从没有过的笑容,他的内心都会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烦躁。他以为这是阿德露带来的丛林的影响,于是他开始强迫自己靠近阿德露。直到维尔奴役人类冷酷的要求被阿德露拒绝,直到游隼邀请阿德露与自己创造了空白子裔花梨(Flp-Flee)。维尔对他的态度渐渐变得冷淡,并且与阿德露更加亲近了起来,游隼才发现自己对阿德露的不过是对丛林的渴望,对维尔的,才是内心深处的爱。那时他们已经抢夺了绿月发生器登临地球,从游击队变成了原型体。

然后维尔和阿德露共同创造了原型幼体格雷(Grey),接着他们接受了人类的谈判请求,接着阿德露被一枚导弹击中,坠落在广阔的地球上。一切都如同一场梦,梦醒的结果就是维尔自此不再是以前的维尔,他变得容易狂怒,再也无法冷静地集结所有原型体和次生体。 
 
 
 

“他将他的动力核心交给了你?”游隼看着娇小却高傲的女孩,收敛了之前暴怒的气势。

“是的。他给了我生命。”白英说。

“你之前就认识他了?”

“就在你杀了他的三年前,他教会了我怎样去聆听。”

“…可是你那时并没有阻止我。”

 “是的。你杀了他,我亦是如此。从我背叛的、出卖的朋友那里,偷来了这样的力量。”白英良久地伫立,身体倾斜成伯劳们用于哀悼的姿态,像极了曾经那个冷漠的阿德露。 
 
 
 

游隼也曾经和维尔进行过交谈,他表示出对阿德露的哀悼,却从来没有显露过自己对维尔的情感。他明确地反对维尔对人类的一味讨伐,可是阿德露一走,没有人再能阻止维尔。

维尔时常是暴怒的,冷静的时候不多,偶尔也会看着游隼和塞尔伦争吵而露出无奈的笑。游隼以为这样的维尔是属于自己的,但是当他看到维尔再一次地盘旋在阿德露死后形成的钢铁丛林之上,他还是会感到巨大的疼痛流淌过他的神经。他没有心,纳米机械生物都是没有心的,可笑的是他们仍然会有感情,仍然会为情而痛苦。

那个晚上,当维尔又一次飞向阿德露丛林的时候,游隼悄悄地跟了上去。另一原型体梅斯(Tmes)已经埋伏在丛林中,同时又有三个人类的尖刀战士在来的途中,其中就包括卓音(Zoi)——维尔三年前送给白英的名字。

那个晚上的维尔并不狂怒,更是超过了游隼预想中的冷静。他与游隼在空中纠缠撕扯,锋利的翅膀几次划过游隼脆弱的有机质,却都有心地避开。人类中另外两名战士出现在他身后,在游隼的示意下对他发出攻击。一时的错愕出现在维尔眼中,然而转瞬即逝。游隼没有注意维尔的感情波动,他冷漠地一刀划过维尔的胸口,微微颤抖的翅膀显示出他一瞬的迟疑。维尔凄厉地啸叫一声,血红的双眼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游隼。

他已经没有力气战斗。他从来就没想和游隼战斗。死亡的双手将一切伪装残忍地撕裂,维尔无法再掩盖自己呼之欲出的情感。所有的回忆和念头全部从他灼热的眼神中倾泄而出,涌入游隼的神经。

“她谁都不爱,她只是做出回应。”一个内部的频道突然开启,维尔疲惫的声音在游隼头脑中响起。 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无意伤害你。你要杀我,我不会反抗。”游隼一瞬间变了脸色,他俯冲下去,抓住维尔几乎无力飞行的身体,“你说清楚,你到底……”

“游隼,阿德露只是一个影子,我爱她,但我从来…都没有放弃过对你的感情。 
“你总是喜欢和我,和塞尔伦争吵,”维尔轻笑一声,“他懂得把握全局,我走了之后,你要多听取他的意见。” 

“你……”

维尔的翅膀越来越无力,直至一声长鸣之后,他挣脱游隼的利爪,缓缓地坠向丛林深处。在此之前,他的视线,从来没有离开过游隼。

 
 
 

“你知道维尔死之前是怎么和我说的吗。”白英----卓音悲伤地望向静默的游隼。

“我坠落进丛林的时候,找到了他。他很平静。

“他说,孩子,这不是你的错。忠诚只是一个谎言,但感情是真实的。

“我希望之后能把权力分散给塞尔伦和游隼,他们啊,一个诚实又顽固,一个精明而且有行动力,总是在争吵。

“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他。每当我烦闷的时候,他总是会飞到我身边站着——他看起来比我还烦闷。这个时候我就能冷静下来想事情了。”白英----卓音望着游隼的眸子,她继承了维尔的身体,也继承了他的一部分情感和记忆。

 “游隼,意志会为了信念而背叛所爱,为了所爱而背叛信念,这是阿德露告诉我的。维尔他没有怪过你,他只是想让我转告,他从来都爱着你。” 
 
 
 游隼想要的其实很简单,荒原与巢穴,一个影子和另一个影子,他和维尔,他和阿德露。维尔和阿德露。他们三个,没有背叛,没有失去,始终相随。 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 )

© 冥尘湮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